- N +

七宗罪 | “李善友PPT”,整儿一个胡扯淡的典范

原标题:七宗罪 | “李善友PPT”,整儿一个胡扯淡的典范

导读:

生平第一次怼人,有点不厚道。...

文章目录 [+]

这两天流行“李善友ppt"。700多页,目的因、所知障……不明觉厉的词儿;爱因斯坦、波普尔……如雷贯耳的巨擎;微软、联想……耳熟能详的企业,阵势着实惊人。


可惜,看到第二页(第一页是封面)就产生了很大的疑问:混沌大学三大思维模型——第一原理、非连续性、第二曲线。



前两个姑且先不说,第二曲线,能被称作“思维模型”吗?跟前两个属于一个类别吗?


看到第五页就更糊涂了。这三个“思维模型”,是指对应不同的领域?第二曲线是指商业领域的元因素?非连续性是指哲学领域的元因素?那下面的第一性原理下面列了那么多,是说它是所有这些领域的元因素?


“人文美学”,是个啥?



怕自己理解力不够,我又回到了第三页,这一回头不要紧,更糊涂了:


“哲科思维”,是个啥?


听说过科学哲学、听说过科学与哲学,也听说过哲学与科学,但从来没听说过哲科。哲学中的科学?请原谅我,脑袋里不知怎的冒出了“飞机中的战斗机”,罪过罪过。



继续翻到第四页,终于字儿多一些了,应该能够了解核心思想。但是第一句又把我看糊涂了:


战略的“第一目的因”是增长。


如果说战略的目的是增长,完全赞同。战略不能流于空谈,目的性一定要强。


but,“目的因”是什么鬼?


隐约记得好像亚里士多德说过这个,但很惭愧对于亚老的理论了解的太少。百度了半天没找到特别好的材料,只好硬着头皮下载了商务印书馆版的《形而上学》,幸运的是卷a就谈了这个问题。


吴寿彭先生译的很古雅,但大意还是明白了,亚老提倡研究,要透过感觉经验看本质,“显然,我们应须求取原因的知识,因为我们只能在认明一事物的基本原因后才能说知道了这事物,原因则可以分为四项而予以列举……”(p6)


其实我还是没太明白,但至少明白了一点,“目的因”在古希腊时的意思要丰富、深远的多,用在这里是故弄玄虚、不说人话。



3.4.5不明觉厉。第2点看着就来气:“只有第二曲线创新才能产生10倍速增长”。不用看后面的内容,仔细想想,就知道这句话大有问题。


强调创新没毛病。什么叫“只有”,基础业务就一定是鸡肋?有多少创新能带来10倍速增长?这种10倍速的字眼,除了哗众取宠吸引眼球、搅乱听众的定力,还有什么价值?



耐着性子翻到第六页,更是糊涂了:


倒是清晰简洁、铿锵有力。“用第一性原理,跨越非连续性,实现第二曲线式增长”。


but,“非连续性”、“第二曲线”,是三个思维模型啊。跨越非连续性,说明非连续性是个障碍,不是思维模型吗?第二曲线式增长,看起来第二曲线是个形容词,不是思维模型吗?


写到这里,估计善友教授的粉丝要打飞的过来找我拼命了:你这是阴阳怪气、胡搅蛮缠、吹毛求疵!


还真不是。比如非连续性,我之前偶然的机会在罗辑思维的节目里听善友教授讲过,虽然他很兴奋,将自己当时的心境类比为阳明先生龙场悟道。但我可能因为资质愚钝,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。


刚才特意查了一下相关资料,找到一篇“你对非连续性的10个疑问,李善友教授都做了解答”。看标题喜出望外,看了内容……心情复杂。


比如,“市场的发展速度,一定会超过企业的发展速度”。看得我一愣,市场,跟企业,这哪儿跟哪儿啊?脑袋里打了个转,“市场”应该是“产业”。


果然,下面还有一段。“1987年,首期福布斯百强里面,61家已经消失了,剩下的39家里,只有18家还在百强里,尽管他们称得上基业常青,但他们的发展速度,比整个市场的平均投资回报率低还20%。只有两家企业高于平均值,一个是通用电气,一个是柯达,但是很快,柯达也完蛋了。”


市场与产业,概念差别可大了去了。这种关键概念的错误,可不应该。


( 顺便说一下,倒是有两位清华的教授——其中一位是我非常钦佩的杨斌先生——把产业发展纳入战略视角,对今天动荡环境中的企业战略进行了创新研究,着作《战略节奏》前不久刚刚上市。两位教授,不用谢不用谢 )


鉴于混沌大学、善友教授的影响力,这些基本但重要的错误,都不应该发生。保持最基本的科学和研究素养,才能对得起混沌大学的使命吧?


后面的内容,问题也非常多,有大有小。我没有办法穷举,随便举几例。


1.看似分析深刻,实则故弄玄虚。



后面引用了《失速点》中的一句话:一旦企业达到失速点,只有10%的企业能够重启增长引擎。


上面这张图,横纵轴都没有标示,我大着胆子推测了下,横轴是时间。纵轴……就不知道是什么了。增长速度?显然不对,虽然速度之后下降,但很显然还可以保持一段时间较高增长。


规模?再往后看了两张,基本确定是规模或市场占有率。终于明白了,想表达的意思是,一旦公司停止增长,想要再启动的话就很难了。


就不能大白话说清楚,非得搞出些“极限点”、“失速点”来吓唬人?这张图有什么价值?听众没有智商理解这句大白话?画这张图能强有力地证明这句话的正确性?


2.虚张声势,大惊小怪



“令人沮丧”、“很荒谬”字眼充斥其间。企业对于行业发展态势、自身市场占有率、行业集中度等进行分析和预测再正常不过。万科就是在2012年左右对住宅业务进行了推演之后,发现增长的天花板很快会出现,从而开始启动探索多元化的。


何来荒谬之说?再往后看我大概明白了,原来是为了烘托后面开拓新业务的勇气、成就。至于这样给小朋友讲故事一般吗?


3.自造低级错误,按到大师头上



归纳法的确有缺陷。这也是后来波普尔“证伪”理论的缘起。但自造了一个非常不入流的循环论证的环节,硬生生把归纳法的缺陷归为“循环论证”,而且还把归纳法的基础强行定为“连续性假设”,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。


一个整天把科学哲学挂在嘴边上的人,缺乏最基本的科学常识。把所有的素材,都从正反两个方面往自己的臆想结论上靠。


4.前后矛盾,浅薄思维



前面介绍克里斯坦森的理论时是一副说辞,后面介绍成功案例微软时,又引用了与前面矛盾的说辞,对经营中的固有困境缺乏基本认知。


对于企业而言,克氏理论最重要的价值是提醒/揭示了低端对高端的逆袭。善友教授当年对华为危言耸听的隔空喊话确实也对华为做出了贡献,小徐总提出“永远不放弃低端”,荣耀出世。


克氏的理论直指竞争风险;对于华为和其他很多优秀企业而言,面对的另一挑战是平衡技术与客户,而且正如詹姆斯马奇老爷子所说,一个管理洞见的对面,矗立着另一个管理洞见。


例如。老福特藐视客户需求(如果你问他们想要什么他们会说想要四匹马拉的车),谷歌强调技术洞见引领;但华为的制胜秘诀是“以客户为中心”。


这是一个没有简单答案的难题。


5.乱创新词,似是而非



交代一下,在这张ppt之前,堆砌了诸多科学大家,制造了若干新名词“认知禁闭”,然后精心提炼出了这么一句看似非常深刻的结论。


首先这句话混淆了人类认知、人类思维和科学方法。前面举的所有例子,指向的是三个靶子。归纳法本身存在不足(套用下善友教授的更有洞察力的表述,结构性缺陷),这也是前面一直批判和作为垫脚石的内容。人类认知非常有限,子老早就曰“生也有涯知无涯”。


人类思维的特点和不足,是卡尼曼等心理学家研究的对象。不能把科学方法、人类认知存在的问题,一股脑全部都套在“人类思维”的头上,更不能造一个不知所云的“思维遮蔽性”,尤其不能把这个自己造的概念,等同于“非连续性窘境”!


连续拐了这么多不靠谱的弯儿,就是想证明自己的“非连续性”的伟光正?!


6.误把浅见当洞见


回到开头的三个“思维模型”,就我个人浅见,没有一个超越现有的常识,没有一个带来豁然开朗的感觉,没有一个抓住了问题的本质。


先说“第一(性)原理”。如果我的搜索没错,这个词儿好像因为马斯克的一次访谈火了起来。


查了马斯克的访谈内容,他的话让我想起财务管理中的一个老概念:零基预算。简而言之,就是不要受之前的投入、别人的经验限制。心理学里也有个相关(我只是说相关啊)的老概念:沉没成本。


跟阿里的朋友聊天,他们说业务上遇到问题后,马老师的诀窍是,回到“初心”。想想当初为什么要做这个。有很多重要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。


如果你要我选,我选初心。初心,不比第一原理更像人话吗?


当然善友教授在讲课中强调假设。这也让我想起了德鲁克的事业理论,老先生强调经营者要时刻检视自己的经营假设。这都是好几十年前的事儿了。至于上升到思维模型的高度吗?


再说“非连续性”。这个是事实,但是个不值得大惊小怪的常识。哪个老板不天天惦记着外部的变化,哪个老板傻到认为经营是平平稳稳、连连续续的?老早了吧,就流传比尔盖茨的那句“微软离破产只有18个月”,还有任正非的“每一天都战战兢兢”。


大量的研究都关注变化,常规把变化分为“渐进”和“结构性”两种,拉姆查兰就指出后者才是企业经营最大的敌人。ppt里又拿诺基亚说事,说当年在巅峰时“遭遇了非连续性”。换个说法,当年在巅峰时“遭遇了行业结构性的变化”。


哪个更简单易懂?


从着述来看,上世纪初量子力学等发展带来的最大冲击应该是“不确定性”(罪过罪过,我还没在斯坦福旁读半年怎么也敢谈量子力学了)吧?如何认知不确定性、拥抱不确定性,是更有价值的话题。


再说“第二曲线”。这个就更不用提了。哪个企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之后不寻求多元化、新的增长极?连董小姐都造手机、造汽车了。


问题的关键,在于怎么划出美妙的第二曲线。


创新业务的发展很难。企业原来的业务越成功,做新业务就越难。联想当年的365如此,万科今天也是如此。这是克氏研究成果中很重要的一部分。麦肯锡的《反僵化》也有一些相似的内容。


强调这个第二曲线,是要拼命提醒大家关注创新吗?(这还要提醒吗?)还是提出了成功的秘诀?


波特搞出个五力,波士顿搞出个矩阵,勉强都算是模型。如果硬要到思维层面,西蒙的有限理性、波普尔的证伪应该都算吧?


这三个歪瓜裂枣,算哪门子思维模型?


7.权力越大,漏洞越大?


善友教授着力研究推广的克氏理论,打中了今天中国很多企业创新实践的瓶颈,的确很有价值;


强调思维和认知的突破,“企业的边界取决于企业家的思维边界”,更是直指核心;


以极大热情创建混沌大学,吸引了一大批中国优秀企业家和学员,信众不断增加。


but,权力越大、影响越大,责任也就越大。除了激情,内容上还得有更多科学素养、禁得起推敲吧?乱我们管理学可以,没办法,怎么说都有道理;打着量子力学、科学、哲学的幌子胡扯淡,就是不行!



以前听到上面这句话,很钦佩说者的谦卑。今天看到这句话,怎么满眼都是演讲者抑制不住的得意和傲慢?


生平第一次这样怼人,有点不太厚道。对不住了善友教授。不过事到如今也就不差这最后一句了:


整个ppt,只有这句是对的。
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
下一篇:

发表评论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

快捷回复:

    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共1474人参与)参与讨论

    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